双方对于权利义务并不存在争九州彩票官网议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13 10:50    浏览::

  董兰女士离婚多年,突然收到法院的传票,她才知道做生意的前夫王军曾在婚姻存续期间向李静借款几百万元,因王军逾期还款,李静起诉要求董兰对部分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董兰需要为前夫还债吗?离婚前董兰要求王军给儿子购置的婚房会被法院执行吗?

  上海市十佳优秀青年律师,华东律师辩论赛最佳辩手,上海市律师协会商事争议解决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能够为客户提供一揽子的全方位综合解决方案,在重大复杂疑难案件中取得突破性成功。

  首届上海市黄浦区优秀青年律师,上海市律师协会商事争议解决委员会委员,精通民商事诉讼与仲裁,长于布局,善于辩论,为客户解决各种疑难杂症。

  上海市律师协会商事争议解决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专注于民商事诉讼和仲裁业务,曾作为多家外资公司和跨国公司代理人参与境内外争议解决项目

  余家恺律师:要解决本案,难点是这笔债务是个人债务还是公司债务。如果被认定为公司债务,还款主体就是上海凯琳有限公司,董兰女士就不需要承担还款责任。而如果现有证据证明不是公司债务,是王军的个人债务,那么问题就在于借款后到离婚前的短短两个月内借款是否被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果没有,董兰女士就不需要承担债务。

  赵秦律师:可以从源头上设立第一道防线万元的债务是否是夫妻共同债务的问题,本案中有几处细节指向并非个人债务,实际债务人是公司:首先,收据原件上加盖了上海凯琳有限公司的财务章,在司法实践中往往“认章不认人”。第二,从钱款的走向来看,借款都是流向公司财务账户的。综上,这些借款都是公司举借,而非个人债务,不应由王军或者董兰女士承担。

  余家恺律师:设立两道防线是合理的,但重点更应放在第二道防线上,即抗辩这笔债务是王军所负个人债务,而非夫妻共同债务。本案中有两处有利事实,第一点在于2015年3月才开始借款,5月双方就已离婚,若认定150万元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显然是违背常理的;第二点2018年以后最高院出台司法解释明确将所借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举证责任归于原告方,如果对方不能证明,董兰女士自然就不用承担这笔债务。而钱是种类物,只要王军有另外的150万元,就无法证明用于给儿子购买房产的就是这笔借款。

  赵秦律师:重视第一道防线是基于诉讼风险的考虑,一旦被认定为王军的个人债务,万一证据上有不利之处,比如王军为儿子购买了婚房,还是有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风险。另外需要注意,《借款协议》的签署时间是已经发生借款纠纷之时,远远晚于借款发生,而借款发生之时收据加盖的是公司公章,《借款协议》极有可能就是为了指向王军个人而倒签的,因此更应重视第一道防线,从源头消灭风险。

  邓哲律师:王军的工作就是经营公司,也即夫妻共同生活所有的收益都来源于公司的运营,而这些收益也都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和共同生产经营的,如果收益是共同收益,但债务不是共同债务的话,那岂不是双重标准吗?对这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回应和解决?

  余家恺律师:虽然法律有这样的规定,但我们只能立足于案件事实,离婚前短短两个月内就发生了150万元债务,但没有证据表明王军将借款投入公司形成了收益而产生夫妻共同财产。

  邓哲律师:王军在离婚之前这两个月有过购房行为,如果债权人申请法院调查,查出来购房款就来自于这笔借款,应当如何应对这一不利局面?

  余家恺律师:即使对方通过法院调查令或者依职权调查的方式,调查出购买房产之事,因而造成法院判定150万元为夫妻共同债务,董兰女士还有最后的救济方式向前夫追偿。

  邓哲律师:建议在论证中加入对两个问题的分析:一是“家事代理权”的问题,二是董兰是否有可能在离婚前夕还有共同对外举债的合意的问题。

  邓哲律师:若对方提出:就是因为考虑到收据上既有个人签字又有公司盖章,可能会有两种解释,造成歧义,所以才专门签署了《借款协议》来明确当时的真实意思表示,就是个人签字是作为借款人签字,而公司盖章的意思是提供担保,应如何应对?

  赵秦律师:邓律师的假设在实践中并不成立,第一笔借款早在2015年3月就已经发生,若到2018年才发现收据有歧义是不现实的。另外之前利息每月支付都正常,双方对于权利义务并不存在争议,为何会突然要通过《借款协议》明确权利义务?这份协议的目的极可能就是指向王军个人,因此不能对抗已经发生的借款事实和已有的收据。

  邓哲律师:建议直接指出,借据的外观形态(公司借据本上撕下的借据+公司加盖财务章+老板签字)完全满足企业借贷的形式要件,再结合款项的流转和实际使用情况,可以直接认定为企业借贷;同时,将《借款协议》视为一个新的意思表示,是双方对之前的借款关系进行了变更,但是不管是达成新的合意也好,是主债务的变更也好,效力均不应及于第三人董兰女士。

  余家恺律师:应当设置两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即借款是公司债务而非个人债务,第二道防线是即便认定为个人债务,也应当由前夫王军而非董兰女士承担。第一个理由是借款首次发生后的短短两个月内董兰女士就与前夫离婚,150万元不可能用于家庭生活而消耗殆尽;第二个理由目前的证据只能够证明到借款给到王军这一步,而无法证明与董兰女士有任何关联,是否用于购买房屋尚需进一步举证质证,因此董兰女士不应承担还款义务。

  赵秦律师:根据邓哲律师的建议,的确可以加设第二道防线,王军个人对债务作的认可,不能溯及到婚姻存续期间。此外,房产要被执行需满足行使撤销权的三个条件:第一,需要在除斥期间内;第二,需要证明购买房屋行为损害王军对外承担债务的能力;第三,需要债权人主动提出撤销申请。因此,房产无法在第一时间被执行。

  邓哲律师:关键点在于追问真实意思表示,第一,在借款发生时这一时间节点,有借款意思的究竟是公司还是股东;第二,董兰女士有没有可能在离婚前存在对外大额举债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