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有个电话号码打来接通后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16 18:23    浏览::

  法制晚报讯 (记者 傅辰林 叶婉)“您好,这里是北京法律援助中心12348热线,请问……”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二楼,十几个工位间急促的电话声此起彼伏,几十位专业律师不停地拿起电话解答着各种法律问题,工位前方的大屏幕上,还有数字不停地在滚动更新。

  按目前北京市每小时法律咨询费300元的最低标准计算,至少为咨询群众节省费用380余万元。

  而志愿律师在工作中,常会遇到无法预料的情况, 有令人疑惑的162通电话,甚至别样的“感谢”……

  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主要职责,除了为来访群众提供法律咨询,还为符合北京市法律援助条例规定的困难群众,提供法律援助和法律帮助。

  同时按照条例规定,还对司法机关通知辩护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提供刑事辩护法律援助。对于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和残疾人,法律援助中心也会专门安排律师,为他们提供上门服务。

  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二楼,十几个工位间急促的电话声此起彼伏,几十位专业律师不停地拿起电话解答着各种法律问题。

  12348法律服务专线之间,每一个坐席律师的通线分钟。律师们工作时除了吃饭、上厕所和喝水之外,都在接听热线。

  和志愿律师一样,12348热线律师也经过严格的筛选和考核,只有达到一定规模、在民事、刑事等领域有特长,且近三年之内没有受过行政处分的律师事务所才能够加入。

  网络值班坐席共为1795位网民提供了在线法律咨询服务,其中在“北京法援”微信公众号咨询497人次,通过北京市司法局网站和北京市法律援助网咨询1298人次,总体满意度为94%。

  从北京到延庆的距离是90多公里,是石家庄到北京路程的三分之一。离开北京市区,路两边的风景由高楼换成了连绵不绝的山峰,车行在两山的缝隙中,手机导航中不停地提醒着 “前方小心落石”。

  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宋岚和志愿律师李维一行人,正在去往延庆的路上。他们要去受援人员家里,进行一次上门服务。

  “我儿死得冤。”这是头发花白的受援人赵大娘,带着一行人在家里坐下后,说的第一句话。

  赵大娘的大儿子因车祸去世,因对判决不满,赵大娘请求法律援助,年迈的她,依稀记得当时的场景。今年正月十五晚上,大儿子回到家说:“妈我饿了。”赵大娘回到:“我给你做饭吧。”

  “儿子说他再出去玩玩去,我就吆喝他别出去玩了。”这是赵大娘和儿子说的最后几句话。

  赵大娘再见到大儿子,是在距离家门口不足百米的马路上,地上全是血迹,儿子躺在冰冷的地上,不管赵大娘怎么呼唤,他都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赵大娘的家庭并不富裕,每个月靠自己的低保金和老伴的退休金过活,平时养养鸡,种种菜贴补家用。

  因为对法院的一审判决结果并不满意,而赵大娘又无力负担请律师的费用,她找到了法律援助中心申请二审法律援助。

  这并不是个案,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200多名志愿律师们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每隔一段时间,志愿律师就会根据受援人的情况,进行上门服务。

  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马凯介绍,12348的这种无门槛的免费咨询服务,就是为了让人人都能受到法律援助。

  法律援助中心志愿律师收到的案子,都由中心指派。这也就意味着,志愿律师接触到的受援人,和在律师事务所接触到的案件有明显的区别。

  一天,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陈百珍正在值班,突然有律师向她反馈,说有个电话号码打来接通后,刚说几个字就挂断了。

  接下来,十几个坐席相继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各个区的办公室工作人员也在向中心反馈,说出现了故障。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怀疑平台瘫痪了,随后她赶紧给技术人员打电话询问情况。

  但根据反馈,平台本身没有问题。经过统计,这个电话号码在两三天里一共打了162通电话。

  排除了平台技术故障的问题,工作人员怀疑,有可能是骚扰电话,或者是当事人受到控制,试图以这种形式传达信息。

  随后工作人员调出录音,联系上当事人发现,原来这位当事人曾打电话咨询过法律问题,接线的律师不仅解答了法律方面问题,还给予了诉讼操作的建议,而且在她情绪非常激动的时候,安抚了她的情绪。

  但因为着急解决事情,当事人没来得及说声谢谢电话就挂断了,而自己又不知道律师的名字,只记得他的声音。之后她不停地打电话,就是为了想和当时的接线律师说声谢谢。

  受援人给的一份别样的“感谢”,是让从事志愿律师20余年的王佳印象最深刻的事。

  2015年春节前,15名农民工来到法律援助中心请求援助。他们在一家建筑公司当司机,运输混凝土,每月基本工资为本市最低工资,公司因想提前解除劳动合同,拖欠了这些农民工10个月的待岗工资。

  在详细地了解了案情后,王佳首先对他们进行了安抚,随后指导他们如何取证。在王佳无数次的沟通、协调下,案件经过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法院审理,最终农民工胜诉,拿到了自己的血汗钱。

  案件审理结束后的一天中午,受援的农民工们来到王佳的律师事务所。农民工告诉王佳,他们当天上午刚拿到赔偿款,为了表达谢意,这次是专程来事务所给他送锦旗的。

  在送走了农民工后,王佳又像平常一样忙碌了起来,直到下午快下班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送锦旗的农民工打来的,“王律师,有一个袋子在您的卫生间,您看一眼,那是我们送给您的。”

  王佳带着疑惑追问具体情况,对方却不正面回答,只是不断地说这是他们的一点心意。

  王佳打开卫生间的门,发现地上放着一个毫不起眼的袋子,一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摞钱。

  “这个事给我的感触非常非常深。这些农民工确实是发自内心感激我们对他的帮助,这也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他们的感谢我心领了,但是他们的血汗钱我不能收。”最终,王佳将这些钱都退还给了农民工。

  “法律援助是政府的职责,也是律师的义务。所以我从法律援助中心成立起就在这做援助律师,这就像我的家一样。”王佳说。文/记者傅辰林 叶婉

  中国600亿美元反制,美股惨跌,市值瞬间蒸发1.2万亿!亮剑挑衅,新闻联播这段线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程序!6月17日举行听证会

  迈瑞医疗不需要解约应届生风波也能上热搜!80后女董秘年薪296万,在公司排不进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