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律师听到首裁宣布的决定后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3-29 18:37    浏览::

  做仲裁员快二十年了,遇到了很多的人,碰到了很多的事儿,其中难免有一些让人唏嘘感慨的,趁着闲暇把它们从脑海中捡拾出来,跟大家闲嗑一会儿。

  周一的早晨,离九点钟的仲裁案开庭还有十多分钟。我刚走进K仲裁委员会的庭审会议室,书记员就迎了上来:“庄老师,今天的案子可能开不了庭了,被申请人刚刚提交了一份管辖异议申请书。”接过申请书,我仔细地读起来。

  申请人广州某体育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产业公司)与被申请人云南某体育设施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程公司)签订了一份《运动场面层材料购销安装合同》(应读:运动场’面层材料,笔者注。),约定产业公司向工程公司供给体育运动场用的塑胶材料、胶水及相应的辅材若干并负责安装,交货地点在昆明,交货并安装后30日工程公司支付货款。之后,产业公司完成了供货和安装,但工程公司在运动场地已交付给发包人学校使用近一年后,仍拖欠20余万元货款不付,故产业公司提起了仲裁。

  工程公司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的主要理由是:《运动场面层材料购销安装合同》对价款、施工时间、施工安装的条件及维修期限作了约定,因此,这份合同的性质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那么,根据《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应当按照不动产纠纷来确定管辖,即应当由建设工程所在地的法院进行专属管辖。专属管辖具有强制性,任何当事人不得协议变更。

  工程公司的这个理由显然是不能成立的:仲裁制度是与和解、调解、诉讼并列的解决民(商)事争议的方式之一。仲裁协议的存在,就排除了法院对争议的管辖权,只能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而不能向法院起诉。而且《仲裁法》中也明确规定了仲裁不实行级别管辖和地域管辖。“专属管辖”,则是指法律强制规定某类案件只能由特定法院管辖,其它法院无权管辖,也不允许当事人协议变更管辖。与其他法定管辖相比,九州彩票专属管辖具有优先性、排他性与强制性。但专属管辖是法院管辖独有的制度,仲裁中并没有专属管辖之说,否则,就与仲裁的自愿、协商的基本特征相悖了。

  工程公司的代理律师是个小姑娘,从执业证上的记载看,执业刚满三年。作为首席仲裁员,我把仲裁庭合议的这个意见跟她交流,同时告诉她三位仲裁员都有工作,凑在一起的时间不容易,对方律师从千里之外的广州赶来,时间、精力、金钱的支出都将浪费,希望她能够撤回申请或者接受仲裁庭的口头驳回决定,案件继续开庭进入实体审理。她说:我知道,但我方就需要一份书面的决定。同时还拿出了一份三天前(即上周五)下午人民法院收到工程公司的管辖异议申请书和合同复印件的诉讼材料接收单回执,表示她也同时向人民法院提出了管辖异议,要等待法院立案庭的裁定。

  本来,我还想质问青年女律师:仲裁申请书、应诉通知书等材料早在开庭的三十多天前就已送达,为什么不提前一点提出申请,偏偏要在开庭前的十分钟抛出这些材料,让各位仲裁员及对方代理律师徒劳奔波?也硬生生地憋回去了。

  出于审慎考虑,仲裁庭决定还是先下达驳回管辖异议的书面决定后,再另行通知开庭时间。

  再次开庭前两天,恰逢台风“山竹”肆虐我国东南部沿海地区,受其影响,广州出港的航班全部停运,申请人的代理律师买不到机票,开庭时间只得又一次延期。

  该来的终归要来。拖了近半年后,案子有了结果:工程公司被裁决全额支付拖欠货款,并支付逾期付款期间的违约金。

  每当回想起那位青年女律师嘴角洋溢着胜利的微笑走出仲裁庭情景,我的心里不由泛起一丝悲哀和失望:这难道就是年青律师学到的所谓诉讼技巧和“胜诉高招”吗?!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做法真的能为当事人争取到合法权益吗?

  “我要提回避申请!申请仲裁庭全部回避!”一位三十岁上下年纪、戴着金丝眼镜、相貌斯文儒雅的男士猛然拍着桌子站起来,冲着三位仲裁员吼叫着。

  河南某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通航公司”)由于自身原因导致其无法执行在内蒙古的飞行业务,遂将该飞行任务转包给云南某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通航公司”),2016年7月,两公司签订了《直升机飞行业务转包协议》,由云南通航公司执行用机单位指派的飞行任务,河南通航公司向云南通航公司支付飞行业务费。合同签订后,云南通航公司依约开展了飞行业务。双方签订《直升机干租结算单》(干gān租,指仅提供航空器而不提供飞行机组的租赁,笔者注。),确认了应支付的飞行业务费金额。但河南通航公司经多次催收仍不付款,云南通航公司遂申请仲裁。

  河南通航公司工商注册的登记地址为“河南省郑州市上街区安阳路×号”,在《直升机飞行业务转包协议》上记载的联系地址为“河南省郑州市中原西路万达广场×座×室”。

  仲裁委工作人员通过中国邮政EMS特快专递向两个地址均寄送了仲裁申请书、应诉通知书等应诉材料,查询EMS官网的送达记录及中国邮政返回的签收回执,显示:前一个地址因“无此单位”而被退回,后一个地址则已经签收送达。

  河南通航公司的代理律师手上拿着仲裁开庭通知的复印件,却坚称当事人没有收到申请书及开庭通知的原件,送达程序不合法,要求延期开庭,给予15天的答辩期。

  首席仲裁员忍不住反问,手上开庭传票的复印件从何而来?如果没有收到仲裁应诉材料,为何今天开庭又能准时赶到?

  儒雅男律师振振有辞:河南通航公司已经搬离了工商登记的住所地,正准备搬到新地址(即后一地址)办公,但还没有装修好,没有正式入住,因此无法收到邮寄的材料。至于开庭传票的复印件从什么地方得到,你们就没必要知道了,反正是与我们有业务联系的可靠合作伙伴复印给我们的,我的当事人没有收到应诉材料原件,送达程序就不合法!

  仲裁庭合议后认为,根据卷宗内材料及当事人到庭情况,可以认定仲裁申请书及应诉材料已经依法送达,河南通航公司要求延期开庭的理由不能成立,驳回延期申请,庭审继续进行。

  男律师听到首裁宣布的决定后,情绪立刻激动起来,吵嚷着说仲裁庭的决定不合法,威胁要向有关部门控告,今后还要申请法院撤销仲裁裁决。

  首裁是位年近七旬的长者,也是省内为数不多的德高望重、坚守执着的律界前辈之一,年纪和身份都不允许他与后辈斗嘴、争执,数次喊停,想心平气和地与他讲法理,但儒雅男置之不理,一直喋喋不休。

  我这个边裁再也忍不住了,“啪”地拍了一下桌子(因为仲裁庭没有法槌,只有拍桌制止),喝道:“请你马上停下,这里是仲裁庭!请尊重仲裁员和你自己!”

  没想到儒雅男再也不顾气质风度,当即还以颜色,于是便有了本节故事开头的一幕。

  儒雅男律师称:仲裁庭不同意他的延期开庭申请,对他有偏见,明显地偏袒对方当事人,因此要求三名仲裁庭成员全部回避。

  首裁让他把这些理由写成书面申请,由工作人员交给仲裁委员会主任审阅、决定。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仲裁委主任批示,回避申请的理由不属于法定及仲裁规则规定的回避事由,不同意回避申请。

  事后,书记员从当事人那里侧面打听得知,儒雅男律师是开庭前不到两天才接到了河南通航公司的委托,自感时间仓促、准备不充分,因此才想到了咆哮仲裁庭的主意。

  参加完全省律师党建工作会议,刚走下司法厅办公大楼,在门口就被早已等候多时的X律师拦住了,拉着我的胳膊站到一边的僻静处,说要跟我好好聊两句。

  X律师是昆明某律师事务所的主任。早在两周前,他就一直不停地打电话给我了,说是刚从易武山上求得了上好的古树新茶,要我到他的律所来坐坐,品品茶,叙叙旧。因为,他律所的另一位创办者与我曾是法院的前同事,由此得知了我的电话,也攀上了交情。但都被我以工作忙,一直在外出差的理由婉拒了。没料想,今天终于还是碰上了。

  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2010年12月的某日,财大气粗的生意人赵老板向J房产公司购买其开发的位于某出口加工区玉器城的房屋,共两幢10层,建筑面积1万余平方米,房屋总价款为人民币5100余万元,分三期支付。双方签订了《玉器城房屋买卖合同》。赵老板依约支付了前两期的购房款1600余万元。然而,到了2011年8月约定的交房日期,J房产公司却没能交房。逾期交房到了2012年的12月,即合同约定的赵老板该支付第三期购房款时间快到了,赵老板再次找J房产公司交涉,要求交房,仍然未果。赵老板怕承担延期付款的违约责任,就向J房产公司发出了律师函,表示暂缓支付合同约定的第三期购房款。

  J房产公司则认为,赵老板在支付第二期800万元购房款时,其中的450万元是逾期25天后才支付的,已构成严重违约。2012年12月之后赵老本没有支付剩余的购房款3500余万,再次构成根本违约。2014年1月份,涉案房屋全部竣工并经验收合格后已符合合同约定的交房条件,公司向赵老板发出《交款接房通知》,并电话告知赵老板在接到通知之日起15日内付清购房余款及相关税费等费用,同时前来办理房屋的交接手续。然而,赵老板没予以理睬,因此,支付购房余款已逾期30日,再次严重违约。2014年3月,公司向赵老板发出《解除合同通知》,解除了双方于2010年12月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

  2014年7月,赵老板申请仲裁,请求:1. J房产公司交付经消防、人防、环保、规划验收合格、房屋质量合格并经过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备案的房屋; 2. J房产公司承担自逾期交房之日至实际交房日止的逾期交房违约金; 3.确认赵老板可于实际接房之日起1年零4个月内支付第三期房款。

  J房产公司随即提出了反请求:1.赵老板向J房产公司支付违约金人民币260余万元(其中包括第二期房款逾期25天的违约金,以及全部合同价款按5%计算的违约金); 2.赵老板承担本案全部仲裁费用。

  X律师说:你们所前两天举办的东南亚法律业务合作论坛搞得不错啊!东南亚十多个国家的律师都来了,很热闹,你们M主任也邀请我作为嘉宾参会。唉,怎么会上没见你呀?

  他接着说:你不知道,我跟你们M主任好多年的交情了!你们所要把规模做大,前两天M主任还邀请我加盟,说是让我来当副主任呢!听到这儿,我心里暗道:扯吧,我们所就没有什么副主任的职位!而且你入伙,也得有我的一票通过啊!嘴上则应和着:是吗?

  他又说:你们所体制好啊,还设了监委会,监委会主任W律师也是我的老朋友了,十年前我们就在一起办了某某案件,这个案子如何如何的轰动……我一直微笑着听着,趁着他停顿的空,接了一句:你能来我们所好啊,欢迎欢迎,咱们就成同事了,说不定你还是我的上级呢!

  X律师可能意识到了这一点,清了清嗓子压低了些音量说:那件案子,我们这边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你得多考虑考虑,做做合议庭的工作,支持我们的反诉请求!

  我说:你放心,只要是有道理、有依据的意见,仲裁庭都会采纳的!你让所里的律师认真地写个代理意见交给书记员嘛,那天在庭上,他们好像没有把观点和依据充分表达出来……M主任虽然是律所的主任,但仲裁委的工作他也是不能干涉的!

  X律师的脸慢慢地沉了,轻轻地说:昆明这地方不小,但也不算大,谁还没有个要人帮忙的时候?你怎么办,我不勉强。咱们后会有期!说完转身离去了。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知道,他再也不会找我喝古树茶了!但是,我不悔,也不怕。

  仲裁委的工作人员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是中级法院执行局的法官想找我了解点情况,然后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跟他联系。这让我莫名诧异:如果是我作为律师代理的执行案件,承办法官应该直接跟我联系呀,没必要通过仲裁委转一道,而且最近我也没有在中级法院代理过执行案件呀?

  原来,是我曾经裁决过的一起债权转让纠纷,在执行中出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

  执行申请人(也是仲裁申请人)周某某,在法院执行局对其进行询问时称“对裁决书的债权转让事实、金额全然不知,她是打工的,……当时是律师一手经办的,她和叶某某(叶某某是她老板,聘请她在公司当会计)之间没有任何债权债务关系,她只负责签字……”,执行局还向公安机关调取了周某某此前在公安局经侦大队所做《询问笔录》,笔录中她否认了曾向K仲裁委申请过仲裁的事实。

  这确实很奇怪:案件的发起者(申请人)竟然否认自己曾发动过这个案件,也没有申请过执行,难道这一些都是虚幻吗?不应该呀!

  2015年2月中旬的一天,周某某的委托代理人持2015年1月30日周某某、叶某某与昆明某实业有限公司、童××、张××、童×、李×签订的《债务确认协议书》,就该份协议的纠纷申请仲裁,经形式审查,认为符合受理条件,仲裁委依法予以受理,申请人周某某还预交了仲裁费。

  之后,仲裁委按照程序向被申请人送达了仲裁申请书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仲裁规则》、《仲裁员名册》等材料,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

  2015年6月,本案第一次开庭审理时,五位被申请人要求追加叶某某为本案当事人。由于我国法律没有规定仲裁第三人制度,但本着准确查明案件事实,明确法律责任的目的出发,经仲裁庭合议后,认为叶某某应参加到本案审理当中,为此还创造性地制作了《仲裁风险提示书》,向申请人及五位被申请人进行送达。2015年11月,申请人提交了《追加当事人申请书》,追加叶某某为本案被申请人之一,但并不要求其承担责任,而叶某某也表示同意参与本案仲裁。

  2015年12月,本案再次开庭审理,申请人周某某及其代理律师到庭陈述主张、事实及理由,五位被申请人的共同委托代理律师及被申请人叶某的代理律师到庭陈述了答辩意见。

  仲裁庭还当庭专门就《债务确认协议书》的真实性问题询问五位被申请人,签订该份协议书时是否存在受胁迫、欺诈的情况,五位被申请人回答称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加以证明。

  但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申请人周某某并不就《债务确认协议书》中转让的全部债权主张权利,而仅要求债务人偿还其中的部分到期债权2000万元,且不主张到期债权的利息或资金占用费。

  在尽到了最大的审慎审查义务后,仲裁庭只能根据各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遵循民商事诉讼、仲裁中“不告不理”的基本原则,裁决五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周某某连带偿还债务款人民币1985万元,而被申请人叶某某在案中不承担责任。

  在案件的受理、审理过程当中,周某某提交的仲裁申请书、委托书等材料上其本人的签字是真实的,案件中的关键证据《债务确认协议书》上本人的签字也是真实的。

  这与她对中院执行局的陈述以及在经侦大队的陈述是自相矛盾的。其中幕后的真实情况,作为首裁的我,以及整个仲裁合议庭,都不得而知。

  在仲裁案件的审理当中,仲裁庭只能尽到最大审慎和努力,排除当时情况下所能够穷尽的一切合理怀疑,根据双方当事人所提供的证据材料进行裁决。毕竟民商事案件审理不同于刑事案件的侦查,技术、手段、强制力等方面都受到限制,只能根据当事人的举证进行居中裁断。

  更为巧合的是,就在执行局法官找我的前几天,我又被指定为首裁,负责审理另一起与此相关的案件。

  新的这起案件的申请人叫杨某,称:周某某依据《债务确认协议书》中己到期的2000万元债权申请仲裁,生效裁决判令五被申请人连带向周某某偿还债务款人民币1985万元,现该案已进入执行程序。2017年11月,周某某又向本人(即杨某)出具《债权转移承诺书》,将其对被申请人享有的剩余债权1.4亿元中的1000万元债权及权利转让给本人,并就转让债权一事在“都市时报”上发布公告,但五被申请人至今未向本人履行还款义务,因此申请裁决被申请人归还借款本金人民币1000万元。

  虽然审结了两起相牵连的案件,但我至今也没能猜透这一连串债权转让背后的真实原因和状况是什么,也许,这个秘密只有天知、地知,各方当事人自己心知肚明了!但唯一凭直觉能肯定的是:几起仲裁案件的背后都少不了同一拨法律人士的策划和操作。可惜在实施过程当中,存在了太多的纰漏和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不免让人叹息;既然做了,为什么不能做得再专业些呢!?

  “辛苦你们了!好好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说着,仲裁委常务副主任向我们几个咨询委员面前每人甩过来一沓文件。

  二十年前,外地女商人在昆明找到了一段感情,与了小她3岁的本地男子坠入爱河。为了加深感情,促成婚姻,女商人出资一百多万在翠湖周边购买了住宅和底层住改商的铺面。当时由于昆明出台对非本地户口人士的限购政策,女方暂时没有购房资格,房子都落户在了男子的名下。后来双方结婚了,想着反正是一家人,房产证也就没做变更。

  结婚数年后,双方感情变淡,不断争吵、打闹,以致反目成仇,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当年一百多万的房产、铺面,现在市值已经升值到了两千多万!男子暗想:这些房产都是我的,决不能让女方得到任何的好处!

  男方认识了一个神通广大的能人朋友,既是某司法院校的教师,也是律师,还是仲裁员。

  “能人朋友”帮他出谋划策:找个信得过的至亲好友、熟人(但女方并不认识)以生意周转为名借笔钱,当然不是真借,出具借条。约定的还款期到了,就说没钱还,双方再签个补充协议约定仲裁方式解决纠纷,然后债主就去申请仲裁,选“能人朋友”做仲裁员。仲裁中双方达成调解,男子愿意用房子抵债,并写进调解书中。当然,男子不会自动履行调解书,债主就去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于是,财产就“合法地”、顺利地转移出去了,然后再离婚,女方就什么也得不着了。

  男子按照“能人朋友”的策划实施了,事情进行的异常顺利,果然到了离婚的时候,女商人发现自己在这个家里竟然一无所有!

  女商人急呀,气呀,向中级法院申请不予执行、申请撤销仲裁调解书,但均不获受理,因为她是案外人,没有主体资格。而且《仲裁法》只规定法院裁定撤销的是“仲裁裁决书”,并没有明确规定可以撤销“仲裁调解书”。

  女商人又向仲裁委的上级主管部门举报、申诉,领导批示:研究材料,酌情处理。

  几个咨询委员研究了信访材料后,得出了较为一致的意见:女商人不是仲裁案件的当事人,不具有申请撤销仲裁裁决、调解书的主体资格;仲裁法、仲裁规则上也没有仲裁机构可以撤销自己做出的仲裁裁决、仲裁调解书的相关规定。因此,站在仲裁委的角度,这事情确实没有化解之道。

  不久前,突然在媒体上看到一则简短报道:那位“能人朋友”因为在担任案件独任仲裁员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明知仲裁双方提交的证据存在重大问题的情况下,仍然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错误裁决,致使案外人7000万元借款至今无法实现。昆明市检察机关已经对其以涉嫌枉法仲裁罪立案侦查,不日将提起公诉。

  正应了那句俗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

  我是仲裁员,也是一名律师,我时常想:如果在公众的眼中,律师的形象都成了周星驰喜剧电影《九品芝麻官》中的讼师方唐镜那样,那么,这个职业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我的耳边又回响起《律师颂》中的诗句:你戴着荆棘的王冠而来,你握着正义的宝剑而来……